今天晚上和朋友两人在附近溜达找有什么好的吃饭点。找着找着就到了霍营这边,小的店面和小吃摊特别多。吃完饭准备回去的时候,在繁杂的小吃摊中看到一个招牌–荆州公安锅盔。顿时心里特别的惊喜,来北京这么长时间,就没找到一家卖锅盔的。烤冷面,煎饼倒是随处可见。但是,锅盔这种东西,实在是罕见。

锅盔在湖北那边,是十分流行的小吃,或者说在南方?毕竟我没去过湖北外的城市,不能这么下定论。常见的味道就是肉馅的,梅菜的,怪味的。我吃最普通的肉的就很好。然后,锅盔在不同的地区也有做的比较好的招牌。例如,荆州的公安锅盔,仙桃的三兄弟锅盔。公安锅盔吃的多一些,在学校,在外面街上。可以说,锅盔是对家乡比较深刻的印记。

来北京之后,我曾想,北京啥都有,应该也会有这个吧。然而,生活了两三月之后,还真没见到一个卖这玩意的。走过很多的小吃街,小摊聚集的地方,就是没找到过。越发感慨南北饮食的差异,可能北方人不喜欢这种方式的“烧饼”,所以,一直未有人将这个小吃带过来。说是烧饼,是因为做法有丁点类似,但是味道是两类。可想,今天在自己住的附近,看到这么一个招牌是多么的惊喜和兴奋了。但是,招牌下面,十分凌乱,门也关着,似乎离开此地了。我记下了他家的电话,回去之后,给他发了一个短信。大致是问他们还在这边卖么,卖的话大致是什么时间段。因为想的是,如果在此处卖,或者在北京某地,我都会去找他家,买上一两个吃。

过了没多久,手机响了。他居然给我回电话了,也是诧异和高兴。是一个中年男人回的电话,电话声音有些小,但是口音听的十分清晰。确实是我们那一片的人。于是和他聊了起来。他问我是谁,介绍了下,我是在这边住,看到他家的店的牌,于是打电话问一下。一来二去,他也知道我是仙桃的,是老乡了。不幸的是,他现在不在北京了。我猜想,可能是生意不怎么好吧。他也说了下,这边的人不怎么吃,倒是有个山东的人在他那吃的比较多。然后,说你也喜欢吃呀?我说,湖北的人应该都喜欢吧。最后,寒暄了几句,他说我年纪小,就称呼我小张吧。然后,就相互再见了。

挺暖心的一段插曲,两个陌生的人能这么交流一次。

当然,我也不会放弃继续寻找。